Thursday, November 18, 2004

薄酒萊新酒到了 !Le beaujolais nouveau est arrivé !

薄酒萊新酒到了

Le beaujolais nouveau est arrivé !

沒錯,今天又是一年一度的薄酒萊新酒上市日了。那個像葡萄汁又像葡萄酒的亮紅寶石色酒精飲料,就是薄酒萊新酒。當然,新酒人人會釀,巧妙各有不同 (我們也看得到羅亞爾河流域的新酒或是隆河谷地的新酒 );薄酒萊新酒 (Beaujolais nouveau) 自然是許多上市的新酒 (vins de primeur) 當中行銷策略最成功、最廣為人所知的法國新酒。自1960年代以來,薄酒萊新酒逐漸地在世界各國的葡萄酒圈打開知名度,將這個其實並非屬於高品質領域的果實釀製酒變成人人都知道的法國葡萄酒的代表之一。

它之所以被稱做新酒,在許多方面自然跟一般我們熟知的葡萄酒有所不同。其中一點,在製酒的發酵過程中,為了要在酒中留有它新鮮果實的特性,在第一次發酵時它使用 macération carbonique 的做法 (在未經壓榨的葡萄果實中讓它產生無氧代謝的作用,旨在迅速地增加葡萄窖中的CO2濃度,讓它產生許多化學上的合成與轉化等等作用),而且在第二次發酵的時間上很短,發酵環境的溫度也比製造正常葡萄酒時要低 (26-28 vs 30-32),當然更是不用經過存放於橡木桶內陳化的步驟,所以可以在短時間內上市飲用。每年因為氣候的影響所以葡萄果實的成熟時間不一,詳細的葡萄開採日往往要到最後一刻才由各個產區的專業協會宣佈 (想要私底下偷跑那是絕對不行的,會遭到撤銷A.O.C.的資格),一般的採收期的起始會落在8月下旬至10月初間, 經過一個多月至兩個月的製酒過程在11月就能上市飲用。

為何薄酒萊新酒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上市呢?其實最初是因為薄酒萊地區的地方經濟衰貧,農民生活困苦,所以法國在1951年的法律上就為了薄酒萊地區而做出了一項讓步,特許薄酒萊的酒比法定的葡萄酒上市時間 (1215) 早一個月,之後經過多次的更動,直到1985年時才明確地規定在每年11月的第三個星期四以後才能開始販賣薄酒萊的新酒。而薄酒萊地區新酒的推廣,直到1967年時正式以 beaujolais nouveau 為名的媒體聯合造勢中才嚐到甜頭,之後更因 René Fallet 1968年出版的 Le beaujolais nouveau est arrivé (薄酒萊新酒來了!) 的小說而變成家喻戶曉的新酒。所以說,薄酒萊新酒這個鹹魚翻身成功案例倒是帶著些許謎樣的傳奇色彩。

根據薄酒萊酒業專業協會 (Union interprofessionnelle des vins du Beaujolais) 指出,今年直到911日開始到10月初才完成採收的薄酒萊新酒,主軸是流暢著覆盆子(framboise) 跟紅醋栗 (groseille) 的香味,偶而間雜著茶藨子 (cassis) 的 芬芳。其實薄酒萊新酒並不真的好喝;因為新鮮,所以它是有豐富的果香味沒錯,但是入口時那股陣陣襲舌的刺灼感卻令人十分不悅,更談不上好酒哪種類似酸梅湯 爽口的餘韻。在嗅覺上的趣味性也偏低,薄酒萊新酒它大多是在香蕉味跟覆盆子味的兩個主調轉換,有些年是香蕉味勝於覆盆子味,有些年則反之。基本上我會想去 嚐一嚐薄酒萊新酒,純粹是因為嚐新的好奇感使然,只是想提前知道今年的葡萄品質所釀出來的酒風味如何,跟欣賞薄酒萊新酒的品質自是搭不上關係。還有一點也 是因為三五好友相聚,在所費不多的情況下每個人都能盡性地喝幾杯,那種歡樂的氣氛著實讓人愉快 (從我最初接觸到薄就萊新酒時,一瓶最便宜的在巴黎超市只要5-6法郎就能買到,貴一些的如Fauchon的也只要十多塊法郎)。然而前陣子看到一位自稱是美食家或品酒家之流的某某,替某酒商寫了一個行銷文案的廣告性文章,那位 (仁兄或仁女我早忘了,可能根本就不屑去記吧) 竟大言不慚地撂下話說不會欣賞薄酒萊新酒的人就不懂得什麼是酒等等的表述,我看了之後真是快昏倒。至少在我認識跟接觸過的法國人中,我還沒遇過真正喜歡薄酒 萊新酒的人。你要是遇到來自波爾多的人,他們更可能會直接了當地跟你說薄酒萊新酒是劣質酒。老實說,也不過就是為了賣個酒而已嘛,根本沒必要把誰有品味、 誰沒水準的這種人比人的膚淺價值觀套進來。葡萄酒的欣賞純屬個人口味,愛清香的就選年份較近的,愛醇厚的就選年份老的,喝酒要喝到拿來炫耀,那這個人品酒 能力有幾斤幾兩用肚臍眼也猜地出來。更有甚者,如今在業者跟媒體的聯手炒作之下,每年到了11月的中下旬左右,若沒喝到當年的 beaujolais nouveau 就好像是沒趕到今年的這趟商業掛帥的時尚法會一樣 (其實炒作手法跟情人節的模式雷同),是該被打入屬於可憐族群的一群,想到這點就實在是令人覺得傷心。昨天的報紙上還有個酒商的總經理竟然說薄酒萊新酒的樹齡都規定要超過一百年,害得我差點笑破肚皮,真是的,大家說話前嘛拜託先打個草稿,不要差這麼遠了唄。

說實在的,酒不過就是個酒,它是朋友相聚時共同歡樂的催化劑,沒有必要弄得這麼複雜、搞到喝酒的人這麼緊張了吧。這些酒商啊,你們這種操作手法把酒客基本的歡樂靈魂都出賣了,還想賣酒?

5 Comments:

At 11:22 AM, Blogger NewHaven said...

有趣! 不過為何從葡萄中可以跑出香蕉味和覆盆子味呢? Weitseng

 
At 1:00 PM, Blogger franck said...

Steve的貼文翔實又應景,結實地讓我們上了一課。
不過仍要執疑一下:文中說一瓶只要5-6「法郎」(合台幣約20-30元),所言應指歐元吧?薄酒萊雖「無」價,但也非賤價至此。
很多酒是應用來細細品嚐的,但薄酒萊例外,它比較契合台灣的文化,適合用來乾杯。所以喝時,不要太講就,也無須在乎什麼香蕉芭樂口味,乾了就是了!Cul sec!
Franck

 
At 1:54 PM, Blogger Steve said...

首先回答一下 Frank 的疑問,
沒錯,那個單位確實是法郎。
就在 ED 那種廉價超市中,
在1996年時我就買過比可樂還便宜的Beaujolais nouveau。
是一瓶一、二十元台幣的薄酒萊新酒,當然也不用要求那會有多好喝。
不過對窮學生來說那滋味還是相當不錯的。

至於為何會有香蕉味或覆盆子味咧?
老實說,我也不清楚,我猜是Gamay這種葡萄品種經發酵等等有機的化學作用之後所產生的特有風味吧。細節等我去查清楚了再來做詳細回答囉。

 
At 8:55 PM, Blogger Hocheng said...

真棒,能夠了解Beaujolais的故事,的確現在在台灣,這也是挺時尚的事,不過我同意Steve說的,這也無關品味,只要喝的高興就好囉。

和正

 
At 12:14 AM, Blogger Chelin said...

I can't agree with you more, Steve! For some years now, a local restaurant in Ithaca, famous for its tapas and wine selection, hosts an cherity event on the day to celebrate the arrival of beaujolais nouveau. I was lucky to be there since last year. You donate $5 dollar ($10 this year) at the door, which will eventually go to the local cherity organization, and you get to taste 3 glasses of new wine, accompanied are endless supply of great tapas food~ Um... It is both fun and enjoyable with friends. I myself am not a big fan of wine but the beaujolais nouveau seemed to be perfect for me with its refreshing and almost always fruity taste. I have to admit that I'm also for all the wonderful food they provide-- perfect for the wine too.
My friend surveyed and found out an event like this will cost between $35 to $70 dollars at least in a NYC restaurant. I'm grateful that I live in this little town of Ithaca, which is unique in itself, and I have good friends whom we share the good time with...
Jin2

 

Post a Comment

<< Home